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 for: 時 評 OP-EDS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It is still a long way towards LGBT’s equality

Posted in 時 評 OP-EDS

適逢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全國範圍內「同性」婚姻的合法化,藉此機會也翻出舊文再次闡述一下我個人對LGBT群體的一些看法。本文為2013年春季學期宋素鳳老師的「社會文化與多元性/別」課程論文。同時希望能夠探討作為「直人」以及「基督徒」如何為LGBT群體呐喊與爭取權利。 以前對於性/別多元LGBT的性少數群體,僅僅通過電影、文學,抑或是極少數的講座中獲得表面層次的理解。但在高中階段身邊也有呈現潛在「出櫃」可能的同學或者朋友,儘管從「驚奇」到「排斥」再到「接受」亦需要經歷一定的時間,但早已能夠逐漸接納性少數群體的事實。而通過這一個學期的課程,以及不同分享者的講座,還有之前在公民課上來自香港的Ken仔張錦雄的分享,我亦能夠更慢慢深入走進性少數群體當中,並學會理解「性」與「性別」的多元性。 在整個過程中,深感對於自己所不瞭解的領域與知識,不能貿然替他人進行價值判斷,而應該懷揣尊重與溝通之心。同樣,對於性少數群體的陌生,並不能構成「歧視」「排斥」「欺淩」的充分條件。而這條路在華人社會,無論是中國大陸、香港,亦或者台灣,仍然需要性少數群體平權運動的前赴後繼不斷爭取,才能見到依稀的曙光。個人認為,目前而言在中國大陸、香港以及台灣,對於LGBT的討論愈來愈公開化與透明化,特別是與相對開放與民主的香港與台灣相比,言論打壓與威權統治之下的中國大陸進步尤為明顯。以中山大學的「社會文化與性/別多元」以及華南師範大學的「多元性/別文化」兩門公選課為例,其可謂在中國大學中建立了大學生與性少數群體的溝通與交流平臺,亦能夠讓當代大學生更多機會去接觸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同時,在網絡平臺上,在公開活動中,越來越多的公眾聲音,包括社會名流、演員歌手、政界人物等等均響應平權運動 (1)。而各地同志大遊行亦在如火如荼地擴散影響力,似乎製造出一種幻覺便是:同性戀者(本文中著重於性少數群體的同性戀者)的社會認可度與接納度在不斷提高。於是,有相當一批衛道士質疑同性戀者被認為「弱勢群體」的合理性,列舉出Simmons Market Research…

Read More「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It is still a long way towards LGBT’s equality

「一個兩種政治制度的故事」背後的故事——淺評李世默的TED Global 2013演講 The tale behind “A tale of two political systems” by Eric Li

Posted in 時 評 OP-EDS

十分慚愧,直至今天才看到該場Global2013的演講,之前也殊不知在網上曾經激發如此激烈的討論。能TED上演講的都是強人,這是毋庸置疑。中國人能上的都很厲害(這裡不算上華裔),上去後講中國社會的更是鳳毛麟角,印象中記得的只有安替的Behind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中國防火牆的背後),黃亞生的Does…

Read More「一個兩種政治制度的故事」背後的故事——淺評李世默的TED Global 2013演講 The tale behind “A tale of two political systems” by Eric Li

華人的模糊哲學——淺議「九二共識」Chinese Philosophy of Ammbiguity

Posted in 時 評 OP-EDS

一、九二共識的實質 所謂九二共識,是「雙方沒有共識」的共識,不代表說它沒有形成共識,而是構建一個模糊的空間,讓雙方在這個創造性的模糊中可以遊刃有餘地操作經濟貿易、文化交流等等非政治層面上的議題。正如台灣的政論家孫慶餘所說:「九二共識就是面子共識。」(1) 而中國的著名作家許知遠也表示:這是一種「曖昧的共識」(2) 。實際上就是各說各話,雙方互不承認對方的發言,但也互不否認對方之主張,也是所謂「擱置爭議,共創雙贏」(3)。 二、九二共識的實際操作 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兩岸你堅持同表一中(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堅持一中各表(你說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說我的中華民國,雙方互不隸屬,統治權更非重疊,更沒有主從關係)。…

Read More華人的模糊哲學——淺議「九二共識」Chinese Philosophy of Ammbiguity

台灣青年是如何抗議的?How Do Taiwanese Young Generation Protest?

Posted in 時 評 OP-EDS

儘管在之前有參與保釣的遊行,但是那次議題的對抗性並沒有很強烈,而且事件的雙方隸屬不同的社會共同體內,整個事態規模和傳閱度並沒有對岸進行得如此劇烈。但這一次卻是關切到臺灣脆弱而又堅韌的民主議題,關切著臺灣未來的新聞市場和言論自由,更何況主力軍是學生,再加上牽扯到中國因素,在整個社會層面上掀起較大的風波。 也許作為一個外人,我的角色和地位很尷尬,更何況旺中並購壹傳媒案中牽涉的有中國因素在裡面。但是我深知已經深受一言堂之荼毒良久,我更不希望華人地區最後的民主之火也會漸漸消逝。所以,我出自同樣推崇自由主義新聞理論,同樣追求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反對以資本脅持媒體公器之立場,而發出自己的聲音:臺灣不需要也不希望看到默多克(Rupert Murdoch)統治下的媒體巨獸。同時,在期間觀察到台灣青年的抗爭手法以及其所呈現的影像傳播效能,也是十分值得留意的。 經過之前暴力衝擊行政院一役,今天在公平會門口更為和平,但不代表不尖銳;歡樂,但不代表不憤怒。員警連夜已經在公平會門口架好大量鐵馬,防止學生衝擊公平會。儘管現場飄著毛毛細雨,但最後聚集了大概有800個學生。而且這一次,學生也不再孤獨作戰,串聯起社會公益團體和NGO組織,再加上教育陣線的老師們的支持,陣容和聲勢更為壯大。到場後率先進行的便是各大社會團體的發言,緊接著下來便是發放各大高校的銘牌,甚至會有從南部特意包車連夜跑上來支持的同學和老師。更難得是各位支持學運的老師紛紛上臺表述自己的觀點和鼓勵,包括中山大學社會系邱花妹老師、政治大學公行系杜文苓老師、成功大學政治系梁文韜老師,還有中研院的吳叡人教授。更令人動容的是,吳叡人老師更是代表80年代的「學運世代」向現場「反媒體巨獸」的學生致歉,他說,「學運世代」過去誤判了歷史,以為民主已經鞏固,殊不知臺灣民主很脆弱、需要保護;如果過去更努力一點,「今天不用麻煩各位在這個地方」。中間還有穿插著各高校社團代表的講話,有一些女生上到臺上緊張到句不成句,匆匆喊了一下口號就下來了,但是我可以看到在淒風冷雨之下的堅毅與支持在他們臉上寫下的表情。作為一次和平集會,當然少不了的環節就是唱歌,除了粵語的《自由花》,還有就是胡德夫的《美麗島》,作為經典之作引起全場合唱。 而最為吸睛的部份在於搬出「承諾書」,懇請臺灣各黨團代表到現場簽署。台聯黨團黃文玲親民党黨團代表李桐豪委員,民進黨黨團潘孟安、陳亭妃、高志鵬、蕭美琴等八人,都紛紛走出立法院到現場簽署。台聯和親民党作為小咖政黨,兩黨在立院各有三席位置,恨不得借此機會出來亮亮相表達觀點,李桐豪甚至表示:親民黨受媒體壟斷之害最甚,「藍的打我們、綠的也踢我們」,所以絕對會全力支持反媒體壟斷法的修訂。而對於民進黨黨團代表個人認為態度最好,到場立委人數最多且一字排開,甚至鞠躬向現場學生致敬。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在整個事件以及法案制定的過程中,不僅是執政黨刻意封殺,在野黨也假死「不作為」,藍綠分歧已經滲入每個社會議題之爭,實在是沒有必要,而個人更為之偏向認為「藍綠」顏色之爭不過是偽命題罷了。三個黨團代表簽署承諾書之後,台下學生並沒有因而放鬆警惕,紛紛高呼「說到做到」,不免看到青年學生對這群政治菁英並沒有盲目崇拜或者相信,而是理性地保留一定的戒心。更為好玩的是,國民黨黨團代表由此自終都沒有露過臉。總召林飛帆在臺上表示前一晚就已經將反媒體壟斷承諾書送給國民黨團,但國民黨團先是推說「不附和非法集會」,又推說」我們不知道同學在這裡集會,所以我們不會來。」現場學生紛紛比出喝倒彩手勢並且不滿高喊:「Shame on…

Read More台灣青年是如何抗議的?How Do Taiwanese Young Generation Protest?

誰的新聞?誰的媒體?Whose News? Whose Media?

Posted in 時 評 OP-EDS

兩岸三地的媒體生態都有所不同,而在本文中,更多是針對香港與台灣的媒體狀況進行討論。畢竟,對於中國大陸而言,《南方週末》新年獻詞被篡改事件明顯體現出中國「黨管媒體」的行業生態,不破除這一點是無法真正做到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即便是「南方系」的報紙也都是「黨媒」。所以,要在威權體制下的中國大陸突破媒體界限,必定會觸碰到政治改革層面,不然一切免談——而這仍需要很長一段路途要走。在此可以另立篇章進行討論了,在此並不進行一一敘述。 而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面對更多的是兩種壓力與鉗制,其一是新聞娛樂化氾濫,「膻色腥」小報文化引領市場導向,甚至被市民質疑「濫用新聞自由」(資料來源:《民調:市民指傳媒濫用自由》,2012年10月24日)。其中以蘋果日報(香港版)為例;其二則是自我審查嚴重,特別以親中媒體(如《大公報》《文匯報》)為主要代表,「報喜不報憂」,減少被中共政府視為敏感議題的新聞篇幅,因此該類「左報」也受到市民的杯葛(資料來源:香港中文大學傳播研究中心關於香港新聞傳媒的整體公信力(又稱可信度)的調查,2009年8月13日,http://www.com.cuhk.edu.hk/images/upload/news/pressrelease%20090813.pdf);更有最近立足兩岸四地、剖析時政犀利的《陽光時務週刊》停刊事件也能看到,雜誌主力人馬如程益中、張潔平、長平紛紛出走,相傳與老闆陳平幹預編輯自由有關,而陳平是否因為受到來自中央壓力而做出如此措施就不得而知了。 P.S.: 下面是一張當年陽光時務週刊曾經刊出的香港媒體政治光譜,在朋友建議下進行些微修改(詳見箭頭移動),這兩年時間變化不大。。 而在台灣交換期間,因為準備課堂報告的原因赴往立法院觀摩政治活動,恰逢此邊民進黨黨團記者會剛剛落幕,那邊廂國民黨黨團記者會擺開架勢準備開始。這次油吳育昇主持的國民黨黨團記者會主題緊繞「K他命」做文章,怎奈何對面民進黨當日由台北市議員童仲彥爆出「關中按摩案」,國民黨黨團拋出的議題完全被打趴。在現場更是目睹一清二楚,吳育昇和江惠貞使出渾身解數羅列資料引經據典,卻還是激不起在場記者的半點興致——當席上陳述觀點完畢詢問台下記者朋友是否要對該議題進行提問的時候,在場一片死寂無人應答,期間我更是不禁走神「啄龜(走神)」。但同此產生強烈對比的是,當吳書記長即將就此議題外問題進行應答時,在場記者瞬間「耍high」,「軍公教年終慰問金」等等議題紛紛拋諸席上,而其中最燙手最新鮮的莫過於自由時報記者關於關中按摩的提問,場面一時熱鬧非凡,猛然深感此行非虛。 而之後我亦有繼續追蹤觀察各大報章雜誌和電視媒體對記者會的報導時候發現,對於「K他命」的議題,各方都沒有給予足夠的關注力度,報導更多只是流於形式和過場;相反,對於關中的按摩事件卻是窮追不捨不斷放大。當然,關中在其此案牽涉的職業操守和社會影響需要另立篇幅進行討論,本人也沒有絲毫表明「關中案」不值一提毫無價值的意思。但是我在這想要強調的是,在同樣通過黨團記者會拋出相應議題的情況下,「K他命」議題的吸睛就明顯不如「關中按摩」了。誠如吳在席上有提到「……我們不應該只關注政治和政黨,更要關注民生,而其中青少年問題更是不容忽視……」。誠然,通過數據顯示,「K他命」的議題似乎相對來說在整個社會層面上更具有普遍意義與迫切需求,并值得進行討論和協商,但偏偏為何媒體與閱聽人似乎更偏愛「關中按摩」此類看上去更具有爆炸性的泛娛樂化新聞呢?…

Read More誰的新聞?誰的媒體?Whose News? Whose Media?